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

砵仔糕婆婆

兒時的新界,總喜歡跟父親在田野間活蹦亂跳,捉草蜢,抓溪魚,在火車軌上東奔西走,每當聽到火車的氣笛聲傳來,便有小販在聚攏叫賣,什麼熱辣辣的雞腿,冷冰冰的汽水,還有車仔麵及水果檔在附近,非常熱鬧好玩,遠的不說,這個情境,就是發生在沙田火車站,想不到罷?昔日儘是田野的粉嶺,今天尚有幾分鄉村氣息,三四層高的建築物,偶爾穿著農裝的村婦在路邊擺賣,佝僂的耄耋在緩緩走過,時光剎那間回到數十年前.

一位將一生都放在聯和墟的老婆婆,默默地守護著老伴所遺下的三個鐡桶,每天售賣用傳統方法製造的砵仔糕,只要沒見一段日子,便心裡有點不安,生怕她從此消失.

Picture 

今天心血來潮在附近逛逛,老遠察覺她的身影,喜出望外的心情,真的按捺不住.

望著滿臉皺紋的她,心中泛起一絲安慰,……先來一個砵仔糕!

Picture  Picture

久違了,用柴枝燒製的粉漿,令砵仔糕帶有一朕木香,粉質雖然有點粗糙,但紅豆卻是煮得麋爛,老婆婆用自家製竹籤一插一掀,砵仔糕便彈起來,多麼柔嫩的口感,就如一個不施脂粉的少婦,別有一番風情.

PicturePicture 

蹲在路旁跟婆婆聊天,望著鐡桶中的砵仔糕用神速消失,原來光顧的客人都是十個八個的買,難怪只要半個清早,便可以賣去二百多個,而婆婆更笑笑說,老伴仍在時,一天賣超過一千個,雖然未必是真的,但看見婆婆嘴角的笑靨,亦不忍心出言頂撞.

 

說著說著,只淨下一個砵仔糕,孤苦伶仃的在鐡桶內,怪可憐的樣子,正想收歸肚皮之際,又給人家搶去了.

 

老婆婆抖擻一下,支撐著身子,推著手推車便走,望著漸退的身影,就如身邊的事物,在逐漸朦朧中失落,更迭交替,眼前的聯和墟舊址,不知他日變成什麼?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